法国房补实行新算法学生按年收入计算增减

法国房补实行新算法学生按年收入计算增减

1月1日起,住房补助金(APL,简称房补)的计算方式更改,不再按申请人最近2年的收入,而是按最近12个月的收入来计算房补金额。

新规规定,每3个月会对申请人收入情况进行审核。改革希望补助能更真实地反映受益人的收入情况,减少不该支付而支付和难以追回溢领款的情况。2020年房补领取者中有的补助会增长,有的补助则会下调。

王欣向澎湃新闻提供的致良知四合院学习群群聊显示,每天都有督导员(即部分负责人)在群内向成员推送阅读资料,并要求在阅读完成后回复“已阅读”,同时建议多次阅读增进理解或“转发至朋友圈,以利益更多人”。王欣说,单位检验员工是否阅读的方法是要求她们在群中直接发送朗读的音频和心得。

而在对定增的行业和个股选择上,基石资本看好科技、消费两个方向。“科技创新引领我国未来经济结构的升级,是政府长期重点扶持的方向。消费已经逐渐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相比与欧美等国,我国消费升级仍是长期趋势。在个股选择上,我们重点考量成长空间、竞争壁垒、创新能力、商业模式、盈利能力、治理结构、财务风险这几个维度,寻找优质公司。”

致良知四合院官网公开的2018年雁栖湖企业家论坛审计报告显示,该次论坛收入金额为2056.5万元,成本支出为2039.1178万元,盈利金额为17.3821万元,但并未公开支出明细。

毛旭告诉澎湃新闻,如果不参加封闭式培训,将会被视作自动离职。而在整个培训过程中,令他最为不解的环节在于,“忏悔”过后,主持人还要求学员写下身边10个亲友的名字,并要求将他们感化,一同致良知,“当时公司还规定要求每位员工邀请80名微信好友关注致良知的公众号。”

2012年11月15日,他和28位企业经营者和管理者,在贵州省修文县发起成立“致良知学习小组”。2014年,小组成员联合成立北京知行合一阳明教育研究院,宣称免费培训和普及王阳明心学。工商资料显示,北京知行合一阳明教育研究院的公司类型为集体所有制(股份合作)。

除被指涉嫌精神传销,澎湃新闻查阅工商资料获悉,北京知行合一阳明教育研究院曾在2018年受到过两次行政处罚,一次为发行其他非法出版物,另一次为没经批准擅自编撰内部资料,处罚决定机关均为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

2017年12月,致良知在北京市民政局注册成立了北京致良知公益基金会,主要业务为资助贫困学生就学、贫困老人及困难家庭生活和资助自然灾害救助公益活动。致良知公益基金会的主管单位为北京市文联。

2019年,资本市场迎来诸多重磅改革,再融资新规修订就是一例。自2019年11月初证监会发布再融资政策修订的征求意见稿后,市场人士普遍认为该修订整体上是对再融资的实施进行了“松绑”。

该国内500强民企高管称,致良知四合院之后开始向企业变相索要钱财,让其开始生疑。在投入资金参加致良知后,对方开始向其所在公司提出要求,要求加派志愿者去北京总部,同时向其公司索要300万元赞助费。

“本次修订直击再融资市场近年来两大痛点问题:一是折扣空间不足,二是锁定期限过长。修订的主旨在于:把原本属于市场的定价权还给市场。我们认为2020年定增市场将迎来繁荣的一年。在供给上,2020年将会有更多的上市公司公布定增预案,充实市场的定增标的;在需求上,2020年也会与更多的资金参与定增。”深圳基石资本合伙人陈延立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12月28日,参加过致良知的某国内500强民营企业高管告诉澎湃新闻,该公司高层系经人介绍了解到致良知四合院,并参与了2019年雁栖湖企业家论坛。此后,公司开始对内开展二次培训,其形式如前文所述一致。在他看来,致良知中有一部分内容确实起到了作用,例如:通过反省,化解员工和上司的沟通问题,“方便大家把心结打开。”

宣传资料显示,2019年10月28日在北京怀柔举办的雁栖湖企业家论坛,7天的会议共有4000位企业家、中外学者和社会各界代表参加,数万个远程学习班同步学习,每人参费金额也为10000元。据此前媒体报道,上述列举的仅为课程费用,此外的差旅、住宿费用全部是参加企业自理。

不过,致良知奋勇向前、走向世界的路却并非坦途。

再融资新规利好定增市场

比如,基石资本目前已经开始筹备一批新的定增基金,目前设计的是18个月期限。在募资上已经和第三方渠道进行沟通,等新规落地后,将启动定增基金的募集。人员团队上,目前部门的研究员已经开始了定增标的的筛选和研究工作。

与此同时,更为公众关注和质疑的是基金会资金的流向。致良知四合院2019年第一期简报称,其自成立至今,做了三次大型活动专项审计,二次年度审计。

毛旭称,当时有多位同事登台分享,“个个都哭了”,其中也包括公司的老板。上述说法也得到了来自江西、上海、深圳等多地多位参加致良知四合院培训学员的证实。

王欣告诉澎湃新闻,作为员工,他们都无法理解这一做法。

在近日的舆论风波中,这一做法也被质疑涉嫌“精神传销”。

针对培训费用,致良知志愿者在回应界面新闻采访时称:“我们这儿是一个公益基金,是公益的,都是AA制的。咱们到外面讲课,租人家场地,多少钱都是透明的,下面员工都知道多少钱。”

和聚投资总经理李泽刚也表达了对今年定增市场的相当看好。“我们预计再融资新政正式实施,应该是在春节前后,所以整个今年的再融资市场,立刻会引发一轮井喷。因为在新政之下,定向增发从门槛、限售的规定、定价的规则等,呈现出非常宽松的局面。这在历史上是没有的。所以有理由相信整个2020年的再融资规模,很可能会创下或者达到历史上的新高。”

致良知四合院官网资料显示,睿科技副总经理蒋成果、奥康集团董事长王振滔、金蝶集团董事局主席徐少春、业之峰董事长张钧都曾参与过“致良知”学习。澎湃新闻注意到,在致良知官网公开的2018至2019年度雁栖湖企业家论坛资料中,仍可以找到江南春、胡季强和徐少春出席并做演讲的视频。此外,参加雁栖湖企业家论坛的还有国内多所知名高校的专家学者。

此外,致良知基金会理事长即法定代表人刘芳,实为深圳芳子美容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她同时还担任着该公司三十多家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法国有12.5万半工半读的学生。全国房客联合会(CNL)方面表示,将设立学生收入估算,大约每年7000欧元。收入超过这一数字的学生房补增加;没有超过该金额的学生,也不会被惩处,比如一个学生每月收入200欧元,房补机构会默认父母为其提供支持,在计算房补时,会考虑这一符合常理的进账金额。 春花

涉传风波传出后,企业家因何加入“致良知”成为关注焦点。

针对封闭式培训涉嫌精神传销的质疑,致良知四合院地区负责人彭志英对澎湃新闻表示,白天上课时间确实不允许带手机,并解释这一做法系参考了政府部门和各行各业参加学习的做法,“带手机不断有铃声响起、玩微信,课程的收获就不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种背景下,多家私募机构表达了对2020年定增市场的看好,并纷纷用各种方式准备以应对今年的定增市场,只等着政策的一声令响后大干一场。

值得注意的是,《基金会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明确规定,基金会的法定代表人不得同时担任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

记者了解到,再融资新规的修订,让相当多的机构都看好即将到来的新定增市场。

致良知四合院微信公号信息称,其销售的《文化自信与民族复兴》、《致良知是一种伟大的力量》和《阳明先生年谱》等多款书籍,销量最高已超过3万。其中,《文化自信与民族复兴》已被翻译成英语、日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韩语和俄语正式出版 。致良知官方介绍中称,这是为了让世界读懂中华文化。

而从微观的角度看,上市公司定增预案也明显增多了。2019年12月份,就有超过40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定增预案,较2019年月度平均数量有明显增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正是因为对今年定增市场的看好,多家机构近期都在积极行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曾因非法出版遭处罚,关联基金会理事长兼任30余家公司法定代表人

但在毛旭等参加过培训的学员看来,所谓的“致良知”更接近于“洗脑”。

深圳大岩资本CEO汪义平表示,今年定增市场的规模会很大,因为上市公司已经“饥渴”很长时间了。“从2017年新规以来,上市公司对定增资金饥渴很长时间了。这次再融资新规出来,上市公司非常有积极性,而且是摩拳擦掌的。我们近期也走访了一些上市公司,上市公司都表示了非常强烈的兴趣要发定增。对于今年定增市场规模,一般乐观的人说会有1万个亿,我认为是5000个亿到1万个亿之间。你要知道,如果是25%的超额收益的话,1万个亿就意味着有2500个亿的收益等着人去拿,这是块很肥的肉。如果今年再融资政策落地,在整个金融市场中,我认为定增将是最好的一次机会。”

致良知四合院官网信息显示,其前身系北京知行合一阳明教育研究院,2014年5月在北京市工商局登记注册成立。2017年12月,北京致良知公益基金会注册成立,主要从事资贫困助学等公益活动。

对于定增效应,汪义平解释称,这个需要判断定增给每个公司带来的竞争效应。如果要深入研究进去的话,能发现出非常清楚的规律,即哪些类型公司拿到定增后竞争效应会更好,这些规律可以从历史上到目前为止所有定增项目的大数据里去得到印证和逻辑推理。

“从投资的角度,新政之下,定增应该是我们投资策略一个重要的补充。投资标的储备和我们既有产品的改造都已经展开。”李泽刚称。

在成为民非之前,致良知四合院前身是2014年成立的“北京知行合一阳明教育研究院”,法定代表人为白立新。公开资料显示,白立新毕业于浙江大学,获工学博士学位,2005年入职IBM公司。

12月29日,针对企业说法,澎湃新闻以短信和电话方式询问致良知四合院执行秘书长郭红波,郭红波在电话中称其人在纽约,暂不方便回应。

彭志英还称,致良知的主线是使每个企业家带领员工努力奋斗,“每个人的生命都有很多不正确的事情,如果我们把不正确的事情去掉,让正确的事情发挥得越来越好,这样就是反省了,人的生命就会越来越绽放。”

“关于致良知(四合院),我没有任何学习感想。”话一出口,毛旭(化名)就知道自己在公司呆不下去了。他所在的四川某家装企业自2019年春节之后,加入了“致良知”的行列。

其中,2014年营收9.68万元(学习活动费用结余),亏损4.31万元;2015年没有经营收入,17位企业家捐助增资,2015年10月注册资本变更为426万元,经营亏损156.95万元;2016年,活动收入301万元,亏损1.4万元;2017年,实现销售收入2957.63万元,亏损263.17万元;截至2018年10月31日,2018年实现销售收入1.03亿元,当年盈余410.97万元,累计亏损19.2万。这意味着致良知在前4年的发展过程中并未盈利。

统计数据显示,从2017年开始,不论是定增融资公司数量还是融资金额,都出现了明显的下滑。2017-2019年实施定增的公司数量分别为540、267、247家,分别同比下滑34%、51%、7%。2017-2019年定增融资金额分别为12705亿元、7524亿元、6797亿元,分别减少25%、41%、10%。

“我们对再融资政策放开是非常兴奋的。我们接下来做定增,最看重的就是上市公司本身的定增效应,因净资本的增加而带来净利润的增加,也就是说,上市公司拿到定增资金后,定增给这个公司带来的好处有多大,公司拿到钱之后,基本面会变好还是变坏。如果有正向的定增效应,这个公司定增的折价和后期股价的上涨会给投资人带来很高的超额收益。”汪义平表示。

相比之下,因不认可致良知理念,他在一次心得抽查中被老板提问时,直接回以“关于致良知,我没有任何学习感想。”没有完成任务的毛旭,收到的后果是被公司劝退。

一条群聊记录显示,一位学员在心得中写道:“在致良知四合院,每次讲到下面这段话,我们都会热泪盈眶:深深感恩这个时代,参与到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中,追随圣贤走向光明。致良知四合院是一个成就社会,服务民众的平台。在这里,以自己生命的焕然一新唤醒更多的生命,是无上无上的荣光。”王欣称,这样的心得在公司看来仍然不够深刻,属于“敷衍了事”的,只是为了完成任务。

为了保证早读的执行,公司还为员工制定了严格的考勤制度,迟到半小时以内者罚款20元,每月超过三次迟到,第四次起每次罚款200元。

2017年是定增市场的转折年。定增市场经历了2013-2016年的大发展后,在2017年2月再融资新政和5月减持新规的影响下,叠加市场下跌,定增品种失去赚钱效应,定增市场光环不再。

毛旭告诉澎湃新闻,农历新年过后,公司从致良知进购了一批名为《文化自信与民族复兴》的书籍,正红封皮镶嵌金色的书名,下发给每位员工。自此,每天早晨八点半,毛旭和同事们被要求在公司中列队诵读。“读书必须站直,双手举书,且书和眼睛是平视的”,毛旭告诉澎湃新闻,公司对这一做法的解释是利用上班前的一点时间净化员工的心灵。

私募摩拳擦掌积极备战

截至发稿,致良知四合院方面尚未向澎湃新闻透露会议具体支出和基金会账上结余资金的使用情况。前述地区负责人彭志英在电话中称,每季度财务报表可在致良知公众号查询,当问及明细时,她表示“像这么大的财务支出,不可能每一笔都记得很清楚,我们每季度都会给主管单位送财务报表。”

据界面新闻实地探访,致良知四合院北京总部基地位于东风公园西北方向一座精致的四合院内,匾额上书“壹号院”,门口有两座神兽石像,走进去,大门右边悬挂着五块牌匾,分别是致良知四合院公益文化促进中心、致良知公益基金会、阳明教育研究院、致良知涌泉学院、家庭建设研究院。再往里走,则是一块“光辉灯塔”中华民族复兴十年之约倒计时牌。对此,致良知四合院官方解释是,“2018年11月15日,我们庄严设立此光辉灯塔,立下十年之约,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为心中的光辉灯塔,朝向光明未来,风雨无阻,奋勇向前!”

“对于今年参与定增的期限,我们会选择半年,一是我们认为半年的期限短,流动性好一些,二是收益会更高。对于定增的标的,我们不是不去做调研,而是从其他角度去调查和了解公司。你让一个30岁左右年轻研究员去听一个在市场摸爬滚打多年的上市公司老板讲,多半问不出什么东西。我们做调研,只调研这家公司有没有问题,避免踩雷,然后再根据一些其他数据能分析公司做了定增之后具体的定增效应。”汪义平最后补充道。

针对企业说法,12月29日,澎湃新闻以短信和电话方式询问致良知四合院执行秘书长郭红波,对方称其在美国纽约,暂不方便回应。

致良知,是学员们对北京怀柔致良知四合院公益文化促进中心的简称。这家成立于2019年3月的民办非企业组织,对外宣称自己是一个以中华文化为源泉,以心灵建设为宗旨,以企业家为主体,以家庭建设为平台的公益文化促进机构。发展五年来,已有康恩贝、金蝶、长城物业、白象集团、分众传媒等28家核心成员的董事长参加,线上线下参与过学习的企业家逾数万名。

彭志英表示,在茶歇、午休和下课时间,学员都是完全自由的,“不懂怎么界定这算不算封闭,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也不能说对或者错。”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不久后,公司还从成都请来致良知四合院的讲师为员工开设“三小时培训会”,在酒店租借的会议厅里持续学习。毛旭向澎湃新闻回忆,在入场前,所有人被要求身着白衬衫黑裤子,同时上交手机,且入场后坐姿必须端正,“板凳只能坐一半”。开场后,全体人员一同诵读前述红皮书。诵读完后,由主持人介绍致良知的由来,并为参会者播放催泪的家庭短片,播完后,要求每人在一张纸上写下自己的罪行,进行忏悔。

捧读小红书含泪分享心得,宣称28家名企董事长参加

报名费高则上万,参训企业高管称遭索要300万元赞助费

资料显示,该基金会理事长即法定代表人刘芳系深圳芳子美容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同时担任着该公司三十多家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值得注意的是,《基金会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基金会的法定代表人不得同时担任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此次再融资政策修订主要包括“优化非公开发行制度,精简创业板发行条件”等内容。在本次再融资规则拟修订条款中,关键的变化是“定价基准日扩展、折扣率提升、锁定期缩短和减持松绑”:(1)董事会决议提前确定全部发行对象且为战略投资者等的,定价基准日由仅发行期首日调整为董事会决议公告日、股东大会决议公告日或者发行期首日;(2)发行价折扣率从现在的9折改为8折;(3)锁定期由现行的3年/1年分别缩短至18个月/6个月;(4)锁定期结束后减持不再受比例约束。

澎湃新闻在基金会中心网查阅获悉,致良知基金会2018年的捐赠总收入为是278万元,公益支出49万元,主要用于山东德州的良知庆云项目。

在2019年11月初,证监会发布了再融资规则进行修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目前征求意见已经截止,新规正式实施已是箭在弦上,随时可能会公布。

一名受访的企业高管告诉澎湃新闻,致良知四合院曾主动向其所在公司索要300万元赞助,公司自此退出。